• 上傳我的文檔

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

收藏 版權申訴 舉報 下載
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_第1頁
第1頁 / 共22頁
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_第2頁
第2頁 / 共22頁
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_第3頁
第3頁 / 共22頁
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_第4頁
第4頁 / 共22頁
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_第5頁
第5頁 / 共22頁
資源描述:

《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由會員分享,可在線閱讀,更多相關《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22頁珍藏版)》請在人人文庫網上搜索。

1、國學知識文庫子部儒家:朱文公政訓本文收集整理了古文獻朱文公政訓以供大家參閱。為便于閱讀,除簡體字外,盡量保持原樣。由于部分古籍有損,有些古體字在電腦上打不出,不得不以框或?代替,敬請諒解。字數:11814朱文公政訓 宋 朱熹論世事曰:須是心度大方,包裹得過,運動得行。今世士大夫,惟以茍且逐旋挨去為事,挨得時進且過,上下相咻以勿生事,不要十分理會事,且憑鶻突;才理會得分明,便做官不得。有人少負能聲,及少經挫抑,卻悔其太惺惺了了,一切刓方為圓,隨俗茍且,自道是年高見識長進。當官者,大小上下以不見吏民、不治事為得策。曲直在前,只不理會,庶幾民自不來,以此為止訟之道。民有冤抑,無處伸訴,只得忍遏;便有。

2、訟者,半年周歲不見消息,不得予決,民亦只得休和,居官者遂以為無訟之可聽。風俗如此,可畏可畏!被幾個秀才在這里翻弄那吏文,翻得來難看。吏文只合直說,其事是如何,條貫是如何,使人一看便見方是。今只管弄閑語,說到緊要處,又只恁地帶過去。因論郡縣政治之乖曰:民雖眾,畢竟只是一個心,甚易感也。吳英云:政治當明其號令,不必嚴刑以為威。曰號令既明,刑罰亦不可弛。茍不用刑罰,則號令徒掛墻壁爾。與其不遵以梗吾治,曷若懲其一以戒百?與其覆實檢察于其終,曷若嚴其始而使之無犯?做大事,豈可以小不忍為心?吾輩今經歷如此,異時若有尺寸之柄,而不能為斯民除害去惡,豈不誠可罪耶?某嘗謂今之世姑息不得,直須與他理會,庶幾善弱可。

3、得存立?;騿枺簽檎弋斠詫挒楸?,而以嚴濟之?曰:某謂當以嚴為本,而以寬濟之。曲禮謂“涖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表毷橇钚薪?,若曰令不行、禁不止,而以是為寬,非也!今人說寬政多是事事不管,某謂壞了這“寬”字。為政,如無大利害,不必議更張,則所更一事未成,必哄然成紛擾,卒未已也。至于大家,且假借之,故子產書引鄭曰:“安定國家,必大焉先?!眴枺簽檎鼜堉?,莫亦須稍嚴以整齊之否?曰:此事難斷定說,在人如何處置,然亦何消要過于嚴?今所難者是難得曉事底人,若曉事底人歷練多,事才至面前,他都曉得依那事分寸而施以應之,人自然畏服。今人往往過嚴者,多半是自家不曉,又慮人欺己,又怕人慢己,遂將大拍頭去拍他,要他。

4、畏。問治亂之機,曰:今看前古治亂,那里是一時做得?少是四、五十年,多是一、二百年醞釀方得如此。遂俛首太息。蜀遠朝廷萬有余里,擇帥須用嚴毅,素有威名,足以畏壓人心,則喜亂之徒不敢作矣。今之法家,惑于罪福報應之說,多喜出人罪以求福報。夫使無罪者不得直而有罪者得幸免,是乃所以為惡爾,何福報之有?書曰:“欽哉欽哉,惟刑之恤哉!”所謂欽恤者,欲其詳審曲直,令有罪者不得免,而無罪者不得濫刑也。今之法官,惑于欽恤之說,以為當寬人之罪而出其死,故凡罪之當殺者,必多為可出之涂以俟奏裁,則率多減等,當斬者配,當配者徒,當徒者杖,當杖者笞,是乃賣弄條貫、舞法而受贓者耳,何欽恤之有?罪之疑者從輕,功之疑者從重。所謂疑。

5、者,非法令之所能決,則罪從輕而功從重,惟此一條為然耳,非謂凡罪皆可以從輕,而凡功皆可以從重也。今之律令亦有此條,謂法所不能決者,則俟奏裁。今乃明知其罪之當死,亦莫不為可生之涂以上之,惟壽皇不然,其情理重者皆殺之。楊通老相見,論納米事。先生曰:今日有一件事最不好:州縣多取于民,監司知之當禁止,卻要分一分,此是何義理?又論廣西鹽曰:其法亦不密。如立定格,六斤不得過百錢,不知去海遠處,搬擔所費重,此乃許子之道,但當任其所之,隨其所向,則其價自平。天下之事,所以可權衡者,正謂輕重不同,乃今一定其價,安得不弊?又論汀寇止四十人,至調泉、建、福三州兵,臨境無寇,須令汀守分析。先生曰:才做從官,不帶職出,便。

6、把這事做欠闕。見風吹草動便喜,做事不顧義理,只是簡利多害少者為之。今士大夫皆有此病。今賑饑之事,利七而害三,則當冒三分之害而全七分之利。然必欲求全,恐并與所謂利者失之矣。直卿言辛幼安帥湖南,賑濟榜文只用八字,曰:“劫禾者斬,閉糴者配?!毕壬唬哼@便見得他有才,此八字若做兩榜便亂道。又曰:要之,只是粗法。因論保伍法,或曰此誠急務,曰:固是。先王比閭保伍之法,便是此法,都是從這里做起,所謂分數是也。兵書云:御眾有多寡,分數是也??词墙y馭幾人,只是分數明,所以不亂。王介甫銳意欲行保伍法,以去天下坐食之兵,不曾做得成。范仲達為袁州萬載令,行得保伍極好。自來言保伍法無及之者。此人有心力,行得極整肅,雖有。

7、奸細,更無所容。每有疑似無行止人,保伍不敢著,互相傳送至縣;縣驗其無他,方令傳送出境。訖任滿,無一寇盜。頃張定叟知袁州,托其詢問,則其法已亡,偶有一縣吏,略記大概。某保甲草中所說,縣郭四門外,置隅官四人,此最緊要,蓋所以防衛縣郭以制變??h有官府獄訟倉庫之屬,須是四面有個防衛始得,一個隅官須各管得十來里方可。諸鄉則只置彈壓之類,而不復置隅官,默寓個大小相維之意于其間。又后面子弟一段,須是著意理會。這個子弟真個要他用,非其他泛泛之比,須是別有個拔擢旌賞以激勸之乃可。此等事難處,須是理會,教他整密,無些罅縫方可。今日言事,欲論一事一人,皆先探上意如何,方進文字。為守令第一是民事為重,其次則便是軍政。。

8、今人都不理會。謂李思永曰:衡陽訟諜如何?思永曰:無根之訟甚多。先生曰:與他研窮道理,分別是非曲直,自然訟少。若厭其多,不與分別,愈見事多。官無大小,凡事只是一個公。若公時,做得來也精采,便若小官,人也望風畏服;若不公,便是宰相,做來做去也只得個沒下稍。人之仕宦不能盡心盡職者,是無那先其事而后其食底心。嘗嘆州縣官碌碌,民無所告訴,兼民情難知,耳目難得,其人看來如何明察,亦多有不知者。以此觀之,若是見得分明,決斷時豈可使有毫發不盡?又嘆云:民情難知如此,只是將什么人為耳目之寄!如看道理,辨是非,須是自高一著。今做官人幾時個個是阘冗人?多是要立作向上;那個不說道先著馭吏?少間無有不拱手聽命于吏者。這。

9、只是自家不見得道理,事來都區處不下,吏人弄得慣熟,卻見得高于他,只得委任之。胡致堂言吏人不可使他知我有恤他之意,此說極好。小處可恤,大處不可恤。又曰:三、五十錢底可恤。若有人來理會,亦須治他。某與諸公說下稍去仕宦不可不知,須是有旁通歷,逐日公事開項逐一記。了即勾了,未了須理會教了,方不廢事。當官文書薄歷,須逐日結押,不可拖下。廖德明赴潮倅告別,臨行,求一安樂法。曰:圣門無此法。人只任閑散不可,須是讀書。又謂閑散是虛樂,不是實樂。因說僧家有規矩嚴整,士人卻不循禮,曰:他卻是心有用處。今士人雖有好底。不肯為非,亦是他資質偶然如此,要之其心實無所用,每日閑慢時多。問:精神收斂便昏是如何?曰:也不妨。。

10、又曰:昏畢竟是慢。如臨君父淵崖,必不如此。又曰:若倦,且磕睡些時無害。問:非是讀書過當,倦后如此,是才收斂來稍久便困。曰:便是精神短后如此。今人掀然有飛揚之心,以為治國平天下如指諸掌,不知自家一個身心都安頓未有下落,如何說功名事業?怎生治人?古時英雄豪杰不如此。張子房不問著他不說,諸葛孔明甚么樣端嚴?今學為英雄之學,務為跅弛豪縱,全不檢點身心。某須是事事從心上理會起,舉止動步,事事有個道理。一毫不然,便是欠闕了他。道理固是,天下事無不當理會,只是有先后緩急之序,須先立其本,方以次推及其余。郭德元告行,先生曰:人若于日間,閑言語省得一兩句,閑人客省見得一兩人也濟事。若渾身都在鬧場中,如何得進?問。

11、氣弱膽小之病,曰:只去做工夫,到理明而氣自強,膽自大矣。舜弼游屏山歸,因說園甚佳,曰:園雖佳而人之志則荒矣。平易近民,為政之本。今之賦輕處更不可重,只重處減似那輕處可矣。朋友言某官失了稅簿,先生曰:此豈可失了?此是根本,無這個后如何稽考?所以周官建官,便皆要那史。所謂史,便是掌管那簿底。問應事心便去了,曰:心在此應事,不可謂之出在外。問事事當理則不必能容,能容則必不能事事當理,曰:容只是寬平不狹。如這個人當殺則殺之,理合當殺,非是自家不容他。天下萬事,都是合做底,而今也不能殺定合做甚底事;對賢教人,也不曾殺定教人如何做。只自家日用間看甚事來,便做工夫。今日一樣事來,明日又一樣事來,預定不得。若。

12、指定是事親,而又有事長;指定是事長,而又有事君。只日用間看有甚事來,便做工夫。某在漳州,有訟田者契數十本,自崇寧起來事甚難考,其人將正契藏了,更不可理會。某但索四畔眾契比驗,四至昭然,及驗前后所斷,情偽更不能逃,理亦如是如此。問:作事多始銳而終輟,莫是只為血氣使?曰:雖說要義理之氣。然血氣亦不可無。孟子氣體之充,但要以義理為主耳。德粹問:在四明守官要顧義理,才到利害重處則顧忌,只是一去如何?先生曰:無他,只是志不立,卻隨利害走了。人在官固當理會官事,然后做得官好。只是使人道是一好官人,須講學立大本,則有源流。若只要人道是好官人,今日做得一件,明日又做一件,卻窮了。德粹云:初到明州,問為學于沈叔。

13、晦,叔晦曰:若要讀書,且于婺源山中坐。既在四明,且理會官事。先生曰:縣尉既做了四年,滕德粹元不曾理事。堯卿問:事來斷制不下,當何以處之?曰:便斷制不得,也著斷制,不成掉了?又問:莫須且隨力量做去?曰:也只得隨力量做去。又問:事有至理,理有至當,十分處今已看得七、八分,待窮來窮去,熟后自解,到那分數足處?曰:雖未能從容,只是熟后自會。只是熟,只是熟!胡叔器問:每常多有恐懼,何由可免?曰:須是自下工夫,看此事是當恐懼不當恐懼。遺書云:治怒難,治懼亦難,克己可以治怒,明理可以治懼。若于道理見得了,何懼之有?一日謂魯可幾曰:事不要察取盡。因人之昏弱而箴之曰:人做事全靠這些子精神?;騿柸艘蛴率挛镂锢頃?。

14、,然精神有限,不解一一都理會得,曰:固有做不盡底,但立一個綱程,不可先自放倒也。須靜著心,實著意,沉潛反復,終久自曉得去。鄭子上問:士君子多要回互以避嬌激之名,莫學顏子之渾厚否?曰:渾厚自是渾厚,今人只學一般回互底心意,不是渾厚。渾厚是可做便做,不計利害之謂。今卻是計利害太甚,做成回互耳,其弊至于可以得利者無不為。如陳仲弓送宦者葬,所謂有仲弓之志則可,無仲弓之志則不可。因說東漢事勢,士君子欲全身遠害,則有不仕而已。雖出仕,遇宦官縱橫,如何畏禍,不與他理會得?若未免仕,只得辭尊居卑,辭富居貧。若既要為大官,又要避禍,無此理。宋莒公曰:應從而違,堪供而闕,此六經之亞文也,謂子不從父不義之命,及力所。

15、不能養者,古人皆不以不孝坐之。義當從而不從,力可供而不供,然后坐以不孝之罪。某作縣,臨行,請教于友人,友人曰:張直柔在彼,每事可詢訪之。某人到官,忽有旨令諸縣造戰船,召匠計之,所費甚巨。因億臨行請教之語,亟訪策于張,張曰:此事甚易??勺饕恍≌?,計其丈尺,又廣狹長短,即是推之,則大者可見矣。遂如其語為之,比成推算,比前所計之費減十之三四。其后諸縣皆重有科敷,獨是邑不擾而辦。后其人知紹興府,太后山陵被旨令應副錢數萬,結磚為墻。其大小厚薄,呼磚匠于后園,依樣造之,會其直比降之數減數倍,遂申朝廷,乞紹興自認磚墻。正中宦者欺弊,遂急沮其請,只令紹興府應副錢,不得干預磚墻事。李椿年行經界,先從他家田上量起。

16、。今之輔弼,能有此心否?王詹事守泉。初到任,會七邑宰勸酒,歷告之以愛民之意,出一絕云:九重天子愛民深,令尹宜懷惻怛心。今日黃堂一杯酒,使君端為庶民斟。七邑宰皆為之感動。故吏民無人不畏愛,去之日,父老兒童攀轅者不計其數,公亦為之垂淚。至今泉人猶懷之如父母。辛幼安為閩憲,問政,答曰:臨民以寬,待士以禮,駛吏以嚴。恭甫再為潭帥,律己愈謹,馭己愈嚴。某謂如此方是。吳公路作南劍天柱灘記曰:事如大小,為之必成;害無大小,除之必去。此是其志。龍泉簿范伯崇寄書來云:今日氣象,官無大小,皆難于有為,蓋通身是病,無下藥處耳,安得大賢君子正其根本,使萬目具舉,吾民得樂其生耶?嚴陵之政,遠近能言之,蓋惻怛之心發于誠然。

17、,加之明敏,何事不立?主簿就職內大有事,縣中許多薄書皆當管。某向為同安簿,許多賦稅出入之簿,逐日點對僉押,以免吏人作弊。時某人為泉倅,薄書皆過其目,后歸鄉與說及,亦懵不知。他是極仔細官人,是時亦只恁呈過。因說賑濟曰:平居須是修陂塘始得。到得旱了,賑濟委無良策,然下手得早,亦得便宜。在南康時,才見旱,便刬刷錢物,庫中得三萬來貫,準氦糴料,添支官兵,卻去上供錢內借三萬貫糴米,賑糴早時糴,得卻糴錢還官中解發,是以不闕事。舊來截住客船糴三分米,至于客船不來。某見官中及上戶自有米,遂出榜放客船米自,便不糴客船米,又且米價不甚貴。又曰:悔一件事,南康煞有常平米,是庚寅辛卯年大旱時糴,米價甚貴。在法不得減元。

18、價,遂不曾糶,當時只好糶了,上章待罪,且得為更新米一番,亦緣當時自有米,所以不動此米,久為南康官吏之害。因論常平倉曰:某自典二州,知常平之弊,如此更不敢理會著。南康自有五、六萬碩,漳州亦六、七萬碩,盡是浮??諝?,如何敢挑動?這一件事不知做甚合殺?某在浙東常奏云:常平倉與省倉不可相連,須要東西置立,令兩倉相去遠方可。每常官吏點檢省倉,則掛省倉某號牌子;檢點常平倉,則掛常平倉牌子。只是一個倉,互相遮瞞。今所在常平倉都教司法管,此最不是。少間太守要侵支,司法如何敢拗?通判雖管常平,而其職實管于司法,又所在通判,太率避嫌,不敢與知州爭事,韓文公例以嫌不可否事者也。且如經總制錢、牙契錢、倍契錢之類,被盡。

19、知州瞞朝廷奪去,更不敢爭。與陳尉說治盜事。因曰:凡事須仔細體察,思量到人所思量不到處,防備到人所防備不到處,方得無事。又曰:凡事須是小心寅畏,若恁地麄心駕去不得。又曰:某嘗作郡來,每見有賊發,則惕然皇恐,便思自家是長民之官,所以致此是何由?遂百種為收捉,捉得便自歡喜,不捉得則終夜皇恐。因說鄭惠叔愛惜官錢,云:某見人將官錢胡使,為之痛心。兩為守皆承弊政之后,其所用官錢,并無分明。凡所送遺,并無定例,但隨意所向為厚薄。問胥,皆云有時這般官員過往,或十千,或五千,后番或是這樣,又全不送,白休了。某遂云:如此不得朝廷有個公庫在這里?若過往官員,當隨其高下多少與之,乃是公道,豈可把為自家私恩?于是立為定。

20、例,看甚么官員過此,便用甚么例送與之,卻得公溥。后來至于凡入廣諸小官,如簿尉之屬,個個有五千之助,覺得意思盡好。問:今之神祠,無義理者極多,若當官處于極無義理之神祠,雖系勅額,凡祈禱之類,不往可否?曰:某當官所至,須理會一番。如儀案所具,合祈禱神示;有無義理者,使人可也。馬子嚴見,言近有人作假書請托公事者,先生曰:收假書而不見下書之人,非善處事者。舊見吳提刑公路當官,凡下書者須令當聽投下,卻將書于背處觀之,觀畢,方發付其人,令等回書。前輩處事詳密如此。又某當官時,有人將書來者,亦有法以待之。須是留其人吃湯,當面拆書,若無他,方令其去。而今救荒甚可笑。自古救荒只有兩說:第一是感召和氣以致豐穰,其。

21、次只有儲蓄之計。若待他餓時理會,更有何策?東邊遣使去賑濟,西邊遣使去賑濟,只討得逐州幾個紫綾冊子來,某處已如何處置、已如何經畫,原無實惠及民?;騿栂壬騺砭然娜绾??曰:只是討得紫綾冊子,更有何策?賑濟無奇策,不如講水利,到賑濟時成甚事?向在浙東,疑山陰、會稽二縣刷饑餓的人少,通判鄭南再三云數實,及仔細刷起三倍。紹興時去得遲,已無擘畫,只依常行,先差一通判抄劄城下兩縣饑民。其人不留意,只抄得四萬來人,外縣卻抄得多,遂欲治之而不曾,卻托石天民重抄,得八萬人,是時已遲,天民云:甚易!只關集大保長,盡在一寺,令供出人之貧者。大保長無有不知數目,便辦卻分作數等賑濟賑糶。其初令畫地圖,量道里遠近,就僧寺或。

22、莊宇,置糶米所于門首,立木窗,關防再入之人。先生語次問浙東旱,可學云:浙東民戶歌先生之德,先生曰:向時到部,州縣有措置,亦賴朝廷應副得以效力,已自有名無實者多。因曰:向時浙東先措置分戶高下出米,不知有米無米不同,有徐木者獻策,須是逐鄉使相推排有米者,時以事逼不曾行,今若行之,一縣甚易。大抵今時做事,在州郡已難,在監司尤難,以地闊遠,動成文具。惟縣令于民親,行之為易。計米之有無,而委鄉之聰明、誠信者處之。聰明者人不能欺,誠信者人不忍欺。若昏懦之人,為人所欺,譎詐之士,則務欲容私,此大不可。建陽簿權縣,有婦人,夫無以贍父母,欲取以歸,事到官,簿斷聽離。致道深以為不然,謂夫婦之義,豈可以貧而相棄,官。

23、司又豈可遂從其請?曰:這般事都就一邊看不得。若是夫不才,不能育其妻,妻無以自給,又奈何?這似不可拘以大義。只怕妻之欲離其夫,別有曲折,不可不根究。直卿云其兄任某處,有繼母與父不恤前妻之子,其子數人,貧窶不能自活,哀鳴于有司,有司以名分不便,只得安慰而遣之,竟無如之何。曰:不然。這般所在,當以官法治之也,須追出后母,責治戒勵。若更離間前妻之子,不存活他,定須痛治。因云昔為浙東倉時,紹興有繼母與夫之表弟通,遂為接腳夫,擅用其家業,恣意破蕩,其子不甘,來訴。初以其名分不便,卻之,后趕至數十里外,其情甚切,遂與受理。委楊敬仲,敬仲深以為子訴母不便,某告之曰:曾與其父思量否?其父身死,其妻輒棄背與人私通。

24、而敗其家業,其罪至此,官司若不與根治,則其父得不銜冤于地下乎?今官司只得且把他兒子頓在一邊。渠當時亦以為然。某后去官,想成休了初追之急,其接腳夫即赴井,其有罪蓋不可掩??ぶ谐龉?,延郡士黃知錄等入學,而張教授與舊職事沮格,至是先生下學,變色厲詞曰:教授分教一邦,合當自行規矩,而今卻容許多無行之人,爭訟職事,都不成學校。士人先要識個禮義廉退之節,若寡廉鮮恥,雖能文要何用?詣學學官以例講書,謂諸生曰:且須看他古人道理意思如何,今卻只做得一篇文字,讀了望他古人道理意思處,都不曾見。問先生禁漳民禮佛朝岳,皆所以正人心也。曰:未說到如此,只是男女混淆,便當禁約爾。侍坐諸公各言諸處浮巫瞽惑等事,先生蹙額嗟。

25、嘆而已。因舉江西有玉隆萬壽宮、太平興國宮,每歲兩處朝拜,不憚遠近奔趨,失其本心,一至于此,曰:某嘗見其如此,深哀其愚。上升一事,斷無此理,豈有許多人一日同登天,自后又卻不見一個登天之人?鄭湜問戢盜曰:只是嚴保伍之法。鄭之:保伍之中,其弊自難關防,如保頭等易得挾勢為擾。曰:當今逐處鄉村,舉眾有推服底人為保頭,又不然,則行某漳州教軍之法,以戢盜心,這是已試之效,因與說某在漳州,初到時,教習諸軍弓射等事,皆無一人能之。后分許多軍作三番,每月輪番入教場。挽弓及等者有賞,其不及者留在只管挽射,及等則止,終不及則罷之。兩月之間,翕然都會射,及上等者亦多。經界科半年便都了。以半年之勞,而革數百年之弊,且未說。

26、到久,亦須四、五十年,未便卒壞,若行,則令四縣特作四樓,以貯簿籍,州特作一樓以貯四縣之圖帳,不與他文書混。闔郡皆曰不可者,只是一樣人田多稅少,便造說唪嚇以為必有害無利,一樣人有憚勞懶做事,卻被那說所誣,遂合辭以為不可,其下者因翕然從之。今之為縣,真有愛民之心者十人,則十人以經界為利;無意于民者十人,而十人以經界為害。今之民,只教貧者納稅,富者自在收田置田,不要納稅,如此則人便道好,更無些事不順,他便稱頌為賢守。因論漳、泉行經界事,假未得人勢亦著做。古人立事,亦硬當著做,以死繼之而已。韓魏公作相,溫公在言路,凡事頗不以魏公為然,魏公甚被他激撓。后來溫公作魏公祠堂記,卻說得魏公事,分明見得魏公不可。

27、及處,溫公方心服他。記中所載魏公之言曰:凡為人臣者,盡力以事君,死生以之,顧事之是非何如耳,至于成敗,天也,豈可豫憂其不成,遂輒不為哉?公為此言時,乃仁宗之末、英宗之初,蓋朝廷多故之時也??驼f社倉訟事,曰:如今官司鶻突,多無理會,不知莫辦。因說如今委送事,不知屬官能否,胡亂送去,更無分曉了絕時節。某在潭州時,州中僚屬,朝夕相見,卻自知得分曉,只縣官無由得知。后來區處,每月版帳錢,令縣官逐人輪番押來,當日留住,試以公事。又怕他鶻突寫來,卻與立了格式,云今蒙使府委送某事如何一;某人于某年月日,于某處理某事,某官如何斷一;又于某時,某再理,某官如何斷一;某今看詳某事理如此,于條合如何結絕。如此,人之。

28、賢否,皆不得而穩。今人獄事,只管理會要從厚,不知不問是非善惡,只務從厚,豈不長奸惠惡?大凡事付之無心,因其所犯,考其實情,重輕厚薄,付之當然可也,若從薄者固不是,只云我只要從厚,則此病所系亦不輕。某在長沙治一姓張人,初不知其惡如此,只因所犯追來,久之乃出頭,適有大赦,遂且與編管。后來聞得此人兇惡不可言,人只是平白地打殺不問,門前有一木橋,商販者自橋上過,若以柱杖拄其橋,必捉來吊縛,此等類甚多,若不痛治,何以懲戒?公等他日仕宦,不問官大小,每日詞狀須置一簿,穿字號,錄判語;到事亦作一簿,發放文字亦作一簿,每日必勾了號,要一日內許多事都了方得。若或做不辦,又作一簿記未了事,日日檢點了,如此方不被人。

29、瞞了事。今人只胡亂隨人來理會,來與不來都不知,豈不誤事?先生愛說“恰好”二字,云;凡事自有恰好處。先生每與學者云:凡事無許多閑勞擾。有親戚托人求舉,先生曰:親戚固是親戚,然薦人于人,亦須是薦賢始得,今鄉里平平等人,無可稱之實,某部不與發書。擇之勞先生人事之繁,答曰:大凡事,只得耐煩做將去,才起厭心便不得。先生一日說及受贓者,怒形于言曰:某見此等人,只與大字面配去。徐又曰:今說公吏不合取錢,為知縣者自要錢矣。節節言之,為之吁嘆。侍先生到唐石。唐石有社倉,往往支發不時,故被人來告,先生云:救弊之道,在今日極是要嚴。不嚴,如何得實惠及此等細民?道夫言察院黃公鈸剛正,人素畏憚。其族有縱惡馬踏人者,公治。

30、之急,其人避之惟謹,公則斬其馬足以謝所傷。先生曰:某南康臨罷,有躍馬于市者,踏一小兒將死,某時在學中,令送軍院,次日以屬知錄,晚過廨舍,知錄云:早上所喻已栲治如法。某既而不能無疑?;刂淋娫?,則其人冠屨儼然,初未嘗經拷掠也,遂將吏人并犯者訊之,次日吏人杖脊勒罷。偶一相識云:此是人家子弟,何苦辱之?某曰:人命所系,豈可寬弛?若云子弟得躍馬踏入,則后日將有甚于此者矣。況州郡乃朝廷行法之地,保佑善良,抑挫豪橫,乃其職也??v而不問,其可得耶?后某罷,諸公相餞于白鹿,某為極口說西銘“民吾同胞,物吾與也”一段。今之為秀才者便主張秀才,為武官者主張武官,為子弟者便主張子弟,其所陷溺,一至于此!因說慢令致期謂之。

31、賊,曰:昔在同安作簿時,每點追稅,必先期曉示。只以一幅紙截作三片,用小榜遍貼,云本廳取幾日點追甚鄉分稅,仰人鄉戶司知委。只如此,到限日近時,納者紛紛然,此只是一個信而已。如或違限遭點,定斷不恕,所以人怕。大率文章盛則國家卻衰,如康貞觀、開元都無文章,及韓昌黎、柳河東以文顯,而唐之治已不如前矣。汪圣錫云:國初制詔,雖麄卻甚好。又如漢高八年詔與文帝即位詔,只三數句。今人敷衍許多,無過只是此個柱子。楊通老問趙守斷人立后事錯了,人無所訴。曰:理卻是心之骨,這骨子不端正,少間萬事一齊都差了。不知人心如何恁地這般都是要自用,不肯分委屬官,所以事叢雜,處置不暇,胡亂斷去。在法,屬官自合每日到官長處共理會事,。

32、如不至者自有罪。今則屬官雖要來,長官自不要他來,他也只得休,這般法意是多少好?某嘗說或是作縣,看是狀牒如何煩多,都自有個措置。每聽詞狀,集屬官都來,列位于廳上,看有多少,均分之,各自判去。若是眼前易事,各自處斷;若有可疑等事,便留在,集眾較量斷去,無有不當,則獄訟如何會壅?此非獨為長官者省事,而屬官亦各欲自效兼是,如簿尉等初官,使之決獄聽訟得熟,是亦教誨之也。某在漳州,豐憲送下狀如雨,初亦為隨手斷幾件,后覺多了,恐被他壓倒了,于是措置幾只櫥子,在廳上分了頭項,送下訟來,即與上簿合索案底索自入一廚,人案已足底,自入一廚。一日集諸同官,各分幾件去定奪,只于廳兩邊設幙位,令逐項敘來歷,末后擬判。俟食。

33、時即就郡廚辦數味,飲食同坐,食訖,即逐人以所定事較量。初間定得幾個來,自去做文章,都不說著事情。某不免先為畫樣子,云某官今承受提刑司判下狀系某事一;甲家于某年某月某日有甚干照計幾項,乙家于某年某月某日有甚干照計幾項,逐項次第寫令狀明一;甲家如何因甚么事爭起到官,乙家如何來解釋互論,甲家又如何供對,已前事分明了一;某年某月某日如何斷一;某年某月某日家于某官番訴,某官又如何斷,以后幾經番訴并畫一。寫出后面,卻點對以前所斷當否?;蛴形幢M情節,擬斷在后,如此了卻,把來看中間有擬得是底,并依其所擬斷決,合追人便追人,若不消追人,便只依其所擬,回申提刑司去;有擬得未是底,或大事可疑,卻合眾商量,如此事都了。

34、,并無壅滯。楊通老云:天下事體,固是說道當從原頭理會來,也須是從下面細處理會將上始得。曰:固是。如做監司只管怕訟多,措置不下,然要省狀也不得,若不受詞訟,何以知得守令政事之當否,全在這里見得,只如入建陽,受建陽民戶訟,這個知縣之善惡便見得。如今做守令,其弊百端,豈能盡防?如胥吏沉滯公事,邀求于人,人知可惡,無術以防之,要好在嚴立程限他,限日到,自要苦苦邀索不得,若是做守令,有可以白干沉滯底事,便是無頭腦,須逐事上簿,逐事要了始得。某為守,一日詞訴,一日著到,合是第九日亦詞訟,某卻罷了此詞訟,明日是休日,今日便刷起,一旬之內有未了事,一齊都要了。大抵做官,須是令自家常閑,吏胥常忙,方苦得。自家被。

35、文字來叢了,討頭不見,吏胥便來作弊。做官須是立綱紀,綱紀既立,都自無事。如諸縣發簿歷到州,在法本州點對,自有限月:如初間是本州磨算司便自有十日限,卻交過通判審計司亦有五日限。今到處并不管著限日,或遲延一月,或遲延兩三月,以邀索縣道,直待計囑滿其所欲,方與呈州。初過磨算司使一番錢了。到審計司又使一番錢,到倅廳發回呈州呈覆吏人,又要錢。某曾作薄,知其弊,于南康及漳州皆用限日。他這般法意甚好,后來一向埋沒了。某每到即以法曉諭,定要如此,亦使磨底磨得仔細,審底審得仔細,有新簿舊簿不同處,便批出理會。初間吏輩以為無甚緊要,在漳州押下縣簿,付磨算司及審計司限到滿日,卻不見到,根究出乃是交點司未將上,即時決。

36、兩吏,后來卻每每及限。雖欲邀索,也不敢遷延,縣道知得限嚴,也不被他邀索。如此等事,整頓得幾件,自是省事,此是大綱紀。如某為守,凡遇支給官員俸給,預先示以期日,到此日,只要一日支盡,更不留未支,這亦防邀索之弊??窗俦字?,只得嚴限以促之,使他大段邀索不得。又曰:法初立時,有多少好意思,后來節次臣僚胡亂申請,皆變壞了。今非獨下之人不畏法,把法做文具事,上自朝廷,也只把做文具行了,皆不期于必行。前夜說上下視法令皆為閑事,如不許州郡監司饋送,幾番行下,而州郡監司亦復如前,但變換名目,多是做忌日,去寺中焚香,于是皆有折送,其數不薄。間有甚無廉恥者,本無忌日,乃設為忌日焚香以圖饋送者。朝廷詔令事事都如此無。

37、綱紀,人人玩弛,可慮可慮!又曰:只如省部有時行下文字,盡有好處,只是后來付之胥吏之手,都沒收殺。某在漳州,忽行下文字,應諸州用鑄印處,或有闕損磨滅底,并許申上重行改造。此亦有當申者,如或有鑄印處,乃是兵刑錢谷處,如尉有鑄印,亦有管部弓兵司理。主郡刑獄乃無鑄印,后來申去,又如掉在水中一般。過得幾時,又行文字來,又申去,又休了。如今事事如此,省部文字一付之吏手,一味邀索,百端阻截。如某在紹興,有詔助米人從縣保明到州,州保明到監司,監司方與申部,忽然部中又行下一文字來,再令保明,某遂與逐一詳細申去,已云從下一一保明訖,未委今來因何再作行移?如此申去休了。后來忽又行下來,云助米人稱進士,未委是何處,幾。

38、時請到文解,還是鄉貫如何,仰一一牒問上來。這是叵耐不叵耐?他事事敢如此邀求取索。當初朝廷只許進士助米,所謂進士,只是科舉終場人,如何恁地說?某當時若便得這省吏在前,即時便與刺兩行字配將去,然申省去將謂省官須治此吏,那里治他?先生于州治射堂之后圃,畫為井字九區:中區石甃為高壇,中之后區為茆庵,庵三窗,左窗檽為泰卦,右為否卦,后為復卦,前扇為剝卦,庵前接為小屋;前區為小茆亭;左右三區,各列植桃李,而間以梅。九區之外,圍繞植竹。是日游其間,笑謂諸生曰:上有九疇八卦之象,下有九丘八陣之法。吾輩不用有忿世嫉惡之意,第常自體此心寬明無系累,則日充日明,豈可涯涘耶?今為避禍之說者,固出于相愛,然得某壁立萬仞,豈不益為吾道之光?或有人勸某宜略從時,某答之云:但恐如草性,鍛煉得無性了,救不得病耳。

展開閱讀全文
溫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資源如無特殊說明,都需要本地電腦安裝OFFICE2007和PDF閱讀器。圖紙軟件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壓縮文件請下載最新的WinRAR軟件解壓。
2: 本站的文檔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圖紙等,如果需要附件,請聯系上傳者。文件的所有權益歸上傳用戶所有。
3.本站RAR壓縮包中若帶圖紙,網頁內容里面會有圖紙預覽,若沒有圖紙預覽就沒有圖紙。
4. 未經權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將文件中的內容挪作商業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庫網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僅對用戶上傳內容的表現方式做保護處理,對用戶上傳分享的文檔內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編輯,并不能對任何下載內容負責。
6. 下載文件中如有侵權或不適當內容,請與我們聯系,我們立即糾正。
7. 本站不保證下載資源的準確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時也不承擔用戶因使用這些下載資源對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傷害或損失。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資源地圖 - 友情鏈接 - 網站客服 - 聯系我們

網站客服QQ:2846424093   微信號:renrenwenkuwang   人人文檔上傳用戶QQ群:460291265   

copyright@ 2020-2023  renrendoc.com 人人文庫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512-65154990

備案號:蘇ICP備12009002號-5  經營許可證:蘇B2-20200052  蘇公網安備:32050602011097號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新出發蘇零字第蘇吳中217號

           

本站為文檔C2C交易模式,即用戶上傳的文檔直接被用戶下載,本站只是中間服務平臺,本站所有文檔下載所得的收益歸上傳人(含作者)所有。人人文庫網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僅對用戶上傳內容的表現方式做保護處理,對上載內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編輯。若文檔所含內容侵犯了您的版權或隱私,請立即通知人人文庫網,我們立即給予刪除!

河北20选5尾数走势图 大神棋牌游戏 江西时时彩五星走势 官方江苏快三下载安装 3分彩骗局 斗地主棋牌游戏手机版 正正规规的棋牌游戏 四川麻将怎么胡 110篮网雄鹿视频直播 吉林11选5遗漏 河南快三 精选246免费资料大全 ewin棋牌官网 娱乐厅棋牌 手机网上麻将平台代理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码 快乐8平台注册账号